首页 | 保险时讯 | 保险专题 | 资料中心 | 百姓保险 | 产品大全 | 人才市场 | 黄页 | 博客 | 论坛 | 咨询 | 投诉 | 导航
返回中国保险网首页 中国保险网广告位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保险网 > 保险时讯 > 人物特写 > 正文

郑秉文:数据成为资本市场养老产品重要依据

[ 2016年12月23日10:43 ]   来源:[ 和讯 ]    双击自动滚频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实际上我们市面上有那么一些这样的调研报告,这些报告都非常有意义,但是清华做的不但质量上我非常喜欢,非常好,他在表述上,他拿出的这些数据和结果,我觉得对政府制定养老政策意义是非凡的,应该成为我们政府制定养老政策,进行社保改革,甚至我们资本市场提供养老产品及其改革的重要依据,同时也给我们广大的居民进行养老准备提出一些指引,提出一些参考指数,让所有的居民在看到这个报告之后自己知道你的预期是什么,你未来应该如何根据政府的引导,根据市场的需求和你自己的个人和家庭的经济状况来设计自己的养老,为自己设计一个非常光明的,非常高兴的一个退休申请。

  所以这个报告也是迄今我看的最好的报告之一,我觉得对政府、对市场、对居民个人都是意义非凡的。这回我知道今天朱总也过来,我觉得作为一个寿险公司能够深度地做出这样一个报告那更是意义非凡的,我们有些研究跟市场结合得不是那么太紧密,刚才主持人说产学研,确实是,对一个寿险公司,我觉得这既是他的社会责任,但更重要的,这也是一个公司发展的一个策略,这个策略恐怕对一个寿险公司来讲,能参与这样一件事它是独有的,并且意义是非统凡响的,无论对个体寿险公司来讲,还是对市场来说,还是对国家的居民来说,还是对政府来说,这份报告是意义非同凡响的。

  去年以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到现在正好一年了,如果在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前我们所有的改革都是从需求侧来看,这回的改革力量跟以前这么多年,二十几年的改革不一样了,我们是从需求侧来看,为什么从需求侧来看?我们在新常态下,经济增速下滑了,常态的情况应该是7左右,而不是两位数以上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这样一个新的时代如何看待社会保险的作用,社会保险应该承担什么样的作用,也就是需求和供给是什么样的关系,是否是制约的关系,需求是不是这样增长下去,供给是否有压力,供给和需求这个曲线到什么时候是均衡的,如果要是需求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的企业是否能够承受得了,如果承受不了是否重提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几乎一切发生在一年以前,而在一年以前的时候恐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我们的改革思维还是没有什么很大的变化。三中全会以来关于社保改革的政策一贯制出台,出台非常频繁,可以说重大的几个举措几乎年年都有,比如说城乡养老体系整合,我们马上就三中全会,第一年我们就实现了,第一年我们马上实现了机关事业单位的养老金改革,2008年六省市改革以来,一动没动的结果我们几乎一夜之间实现了,我们一夜之间还实现了基本养老基金的投资体制改革,养老保险越来越多,越来越多,老百姓(603883,股吧)也在那儿可惜,政府也在那儿可惜,大家都看着可惜,这么多钱都在那儿睡大觉,不能转化成投资,都是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一夜之间政策也到位了,也出台了,这些政策都是非常好的一个惠民的重大政策。据说今天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要闭幕,也会提出一些重大的改革,尤其是对社保改革来讲,也是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四个改革领域之一,它是一个基础性关键性的改革,基础性关键性我想这四个领域里面社保是基础的基础、关键的关键,它涉及到社会的稳定,同时也对政府供给侧改革有很大的召唤,最后说一千道一万最后还是集中到老百姓的身上,集中到老百姓的长期福祉身上,都是为了老百姓的福祉,这就是一年以来,一年以前改革的这样一个简单的回顾和展望。要是用一句话来说,我们党对社会保障体制的改革历来都是重视的,改革的方式也是经过一些变化,从需求侧到供给侧,这个变化使我们的改革更加全方位了,更加理性了,不仅考虑到社保制度居民福利的需求,同时考虑到了居民的根本福利,就业的问题,如果企业要是破产,没有就业,这是一个基本福利,就业是一个天大的福利,这个福利都没有了,其他福利那就更谈不上了。所以这些改革说一千道一万,都是为了发展中国经济、提高居民的福祉,这样一个线条我觉得应该值得回顾。

  在现代社会,在养老结构问题上政府脱不了干系,我们的政府不是150年前的政府,政府对社会生活的渗透方方面面,政府对养老脱不了干系,但是到底政府到底付多大的责任呢?是不是越来越大呢?如果说世界上有两种模式,政府的责任不是太大,要是两种模式的话,我还是很欣赏刚才陈教授说的这个模式,就是政府的服务责任,但是政府的责任不是越来越大,我们应该发挥企业、个人的作用,就是陈教授强调的,我做一个补充,我说我们还要同时发挥市场和第四部门的作用,第四部门是什么呢?是社会机构,慈善机构,慈善在国外的养老发挥重要的作用,在国外的医疗都发挥重要的作用,市场在养老当中发挥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美国人有一半多人的家庭持有市场上提供的金融产品,他没有那么多存款,美国人的家庭平均存款才1000美元,大部分的资产用其他形态的资产,养老金是其中之一,在美国、英国占1/4,中国占1%都不到,差距太大了,所以在养老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发挥国家的作用,但是更要强调发挥企业的作用、个人的作用、市场的作用、社会的作用,就是大家都要发挥作用,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功能健全、活力四射的社会,如果在养老问题上只有政府一家着急,个人不着急,企业不着急,社会也不着急,我觉得这样的社会显然对养老的质量不能满足要求,养老的提供不可能令那么多人满意。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走出一个吸取国际经验又有中国特色的这样一个道路,走出这样一种道路来,中国人民勤俭持家,艰苦朴素,善于存款、储蓄,这些美德我觉得在养老制度上应该充分发挥,但是你在发挥的时候,我们是要有引导的,你比如说储蓄,你能不能把储蓄变成很好的养老产品呢,储蓄这是一个传统的观念,在现代的金融工具下怎么能够让它增值更多一些,收益率更满意一些。

  如何发挥第三支柱的作用?我们大家只有第一、二支柱基本养老制度,城市有,农民没有,第二支柱就是有雇主的情况下,中国叫企业年金,这个制度是由雇主主要发起和承担的,由雇主和雇员双方缴费形成资产池形成资产储备,二十年前不知道什么叫投资,十年以前才知道什么叫投资,这个指数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现在覆盖的人群只是基本养老保险参加人数的1/10,基金的积累一万亿左右,这两个支柱刚才说了,我先说前面的,既然我们认同国家不能一角独大,应该方方面面都发挥作用,企业年金发挥作用,个人应该发挥作用,个人就没有了,企业发挥作用,但是还不够,个人在哪儿发挥作用?这就是发达国家普遍建立和使用的重要的养老金,个人养老金和商业养老保险,个人的投资和购买有关系,不是企业主发起的,是个人发起的,这个东西在国外不是一个新生事物,已经半个多世纪了,很成熟,并且在资本市场,在个人养老中发挥巨大的作用,我们保监会系统十年以前提出了税收递延型养老保险的概念,经过这么多年,十年的推动,曾经想在天津试点,后来曾经想在上海试点,后来又赶上国际金融危机,08年又推出改造国际金融中心,把商业养老保险的概念做进去等等,但是由于种种原因,第三支柱还是没有建立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空白,我们觉得就更应该让它尽早地出现和诞生,满足我们养老的需求,如果跟国外相比,也就是说,你比如说美国,美国大约是五个人里边有两个人就有个人养老金,用中国的话来讲商业养老保险,所以它的普及率是非常高的,而且他积累的资产相当于美国当年GDP的2/5,去年比是7.42万亿,占GDP的比重这么大,我们国家满打满算,商业保险当中跟养老有关系的理财产品剥离掉,大概是15000亿人民币,15000亿人民币占57万亿GDP的比重就没法相比,所以从需求来讲,大家还是需要的,大家把这个钱想养老,想攒起来,于是去买万能险,实际上都是为了增值保值,都是为了养老。因此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非常重要,日益重要,在未来将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养老支柱。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文章.
保险秘书
行业资讯
企业资讯
监管动态
基层信息
保险人物

Copyright © 1997-2017 China-Insuranc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财富经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410号

本网凡所涉及保险条款的内容仅供参考,并均以投保当时的保险合同为准。本网法律顾问: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