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保险时讯 | 保险专题 | 资料中心 | 百姓保险 | 产品大全 | 人才市场 | 黄页 | 博客 | 论坛 | 咨询 | 投诉 | 导航
返回中国保险网首页 中国保险网广告位
    您所在的位置:中国保险网 > 保险时讯 > 社保园地 > 正文

“养老保险”能否让电梯“安度晚年”

[ 2017年9月11日10:59 ]   来源:[ 经济导报 ] 杜杨   双击自动滚频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电梯到了使用年限怎么办?随着相当数量的高层电梯陆续进入故障多发的“老年”,电梯伤人、停运时有发生,所以日前杭州推出的“电梯养老保险”才备受瞩目。

  经济导报记者采访发现,目前老旧电梯维保经常遇到物业维修基金支取程序复杂、余额短缺不足等问题;故而将一切包给保险公司,由其进行电梯日常维保监管、零部件维修费用支付和出现意外伤亡事故赔付,这种模式理论上可行。

  不过业内人士也提醒,“电梯养老保险”并不万能,保险公司同样面临风险不可控因素,故而呼吁行政监管部门在宏观层面上加强顶层设计,并对“电梯养老保险”机制的成效进行研判,提出管理意见,督促改进与完善。

  电梯有了保险

  “如果济南也有这种保险就好了,起码我能知道修电梯到底应该谁掏钱。”在听说杭州的“电梯养老”综合保险后,济南外海·蝶泉山庄业主王斌对经济导报记者如是说。王斌的房子在顶楼,前段时间因电梯故障,不得不自己先垫钱维修。

  就在9月5日,浙商财险在杭州大浒东苑小区签订了全国首单“电梯养老保险”,该保单保险费为9420元/年,需要连续投保15年。投保后,电梯的保养、故障、损坏、维修的费用保险公司全包,未来需要大修改造或者整体更换时,保险公司也会承担很大一部分。

  据了解,杭州这台投保的电梯自2007年投入使用,巧的是王斌垫钱维修的那台电梯也是2007年前后投入使用的。据一份发布于2008年7月的《济南市房地产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07年济南全年商品房施工面积1218.89万平方米,同比增长13.8%。可见彼时的济南楼市高速运转,大量电梯随新房入市同步投入使用。

  10年过去,大量电梯进入“老年”,而距报废年限至少还有5年,故而这部分维修需求不容小觑。外海·蝶泉山庄物业管理方、山东鑫涌物业济南区域总经理张健就向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我们小区不少电梯已经到了使用年限。所以公司自从2015年10月份入驻后,先后花了40万元维修电梯。”

  张健称,维修电梯的费用造成了公司极大的负担,实在没钱垫付王斌楼上的电梯了;而王斌则称,自己垫付后希望从设备专项维修资金中返还,“但物业说这笔资金他们无权申请,业委会又说动用这笔资金必须提请多数业主同意,几个月过去了,现在这笔钱还没着落。”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杭州投保“电梯养老保险”的那些业主,也遇到了物业维修基金支取程序复杂、余额短缺不足等问题。可见该保险若真能实现“费用保险公司全包”,的确能解决不少实际问题。

  难点在不可控的风险

  电梯“养老”需求很大,又有能解决问题的保险方案,看起来很“美”,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电梯养老保险”存在不可控的风险。

  太平财险一位负责人告诉经济导报记者,目前商业地产物业管理方一般将电梯维保交给电梯维修公司,“比如一年2000元,除了更换大件,维修公司全包了。‘电梯养老保险’相当于保险公司取代了电梯维修公司,承担了经营风险。”据悉,太平财险有“电梯安全综合保险”产品,对电梯市场有一定发言权。

  而“老年电梯”甚少能享受“全包”待遇。山东首批成立电梯工程技术专业的高校——山东圣翰财贸职业学院电梯工程技术教研室主任苏磊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对于故障频发的老旧电梯,一般的维保团队都是采取“一价一议”的方式,因为“老旧电梯面临大修,有时费用会占到成本的三分之二。更有甚者,有些公司或维保团队从成本方面考量,不愿甚至拒绝维修老旧电梯。”

  太平财险的上述负责人则将老旧电梯“时不时面临大修”的风险归纳为“不可控风险”的一部分,认为“大修风险”可以与电梯故障造成的各种意外伤害并列讨论,并坦言“不可控风险”是任何公司都不愿承担的。“此外保险公司自建维保团队技术力量存疑,业主自寻维保团队又有‘小病大治’的问题。”他认为,“电梯养老”重任并不适合交给保险公司,“尽管每年近万元的保费确实很高。”

  而作为当事人,王斌认为“电梯养老保险”的申请本就是不可控的过程。“为了动用设备专项维修资金,我联系了我们楼的其他业主,结果低层住户非常不积极。”低层住户电梯使用率不高,自然对电梯维修不积极,“杭州那个小区业委会能让居民达成一致,同意参保,真是个奇迹。”他感叹说。

  呼唤顶层设计

  目前来看,维修基金提取有困难、保险公司不适合“全包”、维保又因“不可控”而不愿涉足,结果就是电梯无法“安度晚年”;一旦发生故障,要么像王斌或外海·蝶泉山庄物管那样单方面垫资,要么“一价一议”,接受维保团队的单方报价。

  老旧电梯维保真就是个无解难题?经济导报记者发现,杭州的那份“电梯养老保险”保单,是在杭州拱墅区政府的牵头下签订的。故上述受访的业内人士皆认为,电梯“养老”,政府不可或缺。

  据浙商财险相关负责人介绍,保险公司为了盈利,必然加强电梯日常维保管养,降低事故概率,规避事故的巨额赔偿,还能规避电梯大故障的发生,减少维修成本。为此,有关部门专门为浙商财险与杭钢集团牵线搭桥,组建专业团队为维保监督并参与定损,这就解决了技术储备问题。

  如果保险公司不愿意大包大揽怎么办?苏磊认为可以参考交通意外保险,“投保方可以自己找维保团队,开出相应的收费单据后再请保险公司审核、按比例或全部报销,保险公司根据投保方维修情况增加或降低保费,这样就形成了相互制约。”

  不过,上述制约机制的形成还有赖行政部门进行顶层设计,杭州相关人士就将“电梯养老保险”评价为“利用市场机制来约束和规范电梯各方责任主体,从而推动政府职能转变,逐步建立健全电梯社会综合治理体制”。

  苏磊认为,保险的机制确能满足老旧电梯维保的各方需求,“建议质监等部门关注杭州方面的试点,根据本地情况讨论并搭建相关规则框架,并进行可行性细化。”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文章.
保险秘书
行业资讯
企业资讯
监管动态
基层信息
保险人物

Copyright © 1997-2017 China-Insuranc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财富经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证03085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410号

本网凡所涉及保险条款的内容仅供参考,并均以投保当时的保险合同为准。本网法律顾问:北京市高朋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