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企业资讯 | 聚焦百姓 | 人物特写 | 曝光台 | 保险股 | 保险理财 | 行业资讯 | 海外动态 | 中介园地 | 保险数据 | 保险案例 | 车险资讯 | 社保资讯 |
返回中国保险网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人物特写 > > 正文

阳光财险尹铭上任总裁四月闪电离职 将由副总裁王霄鹏担任临时负责人

[ 2021-05-12 10:10 ]   来源:[ 中国保险网 ]    双击自动滚频 
[字体: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曾任蚂蚁集团副总经理的尹铭已于近日离开阳光。

  这则发迹于昨日的人事变动舆论,今日已彻底引爆。从2021年1月21日,执掌蚂蚁保险5年的蚂蚁集团副总裁、蚂蚁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离职,随即传出已赴阳光财险任总经理一职,至去职刚一百天出头。

  尹铭挂冠后,由阳光财险副总裁王霄鹏担任临时负责人。

  有消息称,此次尹铭离开阳光是由于任职资格未获核准,尹铭或将重回蚂蚁集团负责处理保险业务,阳光财险方面暂未对此事进行回应。

  传统文化里,非常在乎“满百”一说,不过在历史与“百日”有关的事件,诸如拿破仑的“百日王朝”,晚清的“百日维新”,都流露着一种悲情的色彩。

  回想起年初之时,这位几乎是行业唯一拥有大中型财险公司、头部互联网公司双重高管履历的互联网保险人再度回归传统财险业,掌舵财险市场规模排名第7的阳光财险,引得业内外的广泛关注。

  随之,阳光财险迎来一场疾风骤雨的涉及组织架构、渠道机构、业务结构的系统性改革,让人们对这场强强联手抱以较大期望。

  百日之后,这位颇具改革意识,且自带光环的高管便结束了这场旅途,为所有人都留下了一个个大大的问号,也带来一些值得思考的地方。

  尹铭为何而来,阳光产险的自我革命

  1970年出生的尹铭,其履历不仅亮眼,还有点传奇色彩。尹铭与阳光联手,怎么看,都似乎是一场风云际会的开局。

  这位出身一线市场的保险人,成长于长三角市场,先后掌舵太平财险江苏分公司、国寿财险上海分公司,且在上海滩一战成名,成为国寿财险甚为年轻的总公司班子成员。2015年,时年45岁,已成为国寿财险副总裁的尹铭转战互联网保险,成为蚂蚁金服副总裁兼保险事业群总裁。

  无论是火爆全网的百万医疗,还是拥有亿级用户的相互宝,乃至年度纳入保费千亿级的蚂蚁保险,都足以令之在中国互联网保险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一定程度上,那几年乘风互联网波澜壮阔的发展与蚂蚁本身的春风得意,其执掌的蚂蚁保险确有独领互联网保险风骚之傲然感。“车险分”、“定损宝”、“相互宝”这些搅动整个市场神经之举,让尹铭在互联网保险领域声名鹊起。

  而阳光在行业的地位亦是颇受业内人认可的。无论是阳光财险,还是同为阳光保险旗下、成立于2007的阳光人寿,都以快速的业务增长与经营发展为业内称道。

  某国字号险企一把手曾有如下评论“三十年公司看平安,二十年公司看泰康,十年公司看阳光”。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阳光的江湖地位。

  在蚂蚁集团上市受阻后不久,尹铭从蚂蚁离职,随即传出已赴阳光财险任总经理一职。彼时的阳光财险已经成立近16年,作为同期成立的代表型险企,阳光财险已经常年稳居财险市场前7,并且有着财险公司中少有的长期、稳定的盈利能力,可以说已经是行业绝对的中坚力量。

  而随着规模的扩大与行业地位的稳固,阳光财险自身所面临的期望与压力也注定越来越大。

  一方面是自2018年起,阳光财险的保费增长率已连续三年低于行业水平,特别是在2020年,阳光财险出现了约5.6%的负增长。这在阳光集团高层眼中必定是无法接受的。

  另一方面,互联网转型也是阳光一直以来念念不忘的。事实上,阳光一早便涉足互联网领域,早在2011年,阳光财险便在泛华保网开设了阳光保险线上专卖店。2013年阳光更是将“互联网战略”作为集团三大战略之一。随后,阳光在成立十周年前后,对互联网的布局不断细化、深入,外部签约、合作更是此起彼伏。

  然而,至今为止,阳光财险仍被认为是一家典型的传统财险公司,尽管其集团和财险公司相继设立的“未来中心”、“梦想客户中心”等明显面向转型的组织,似乎都没有带来明显的作用。

  而近几年随着一众互联网保险平台、互联网保险科技公司大红大紫,阳光更是显得“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据悉,除了继续推进互联网及平台化、数字化能力,并加强大健康产业的布局,阳光保险集团也已将阳光财险的非车险业务发展提升至了前所未有的重视高度,强势推动非车发展战略,迅速推动非车价值文化建设。而这些也正是尹铭在近几年练就的专长技能点。

  阳光财险内部甚至已经喊出口号,超越市场排名第6的大地财险,且2021年力争实现非车险保费120亿元。

  于是,无论是局内还是局外人看来,在传统险企和互联网保险都有不错履历的尹铭出任阳光财险总裁,对双方来说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按照正常的剧本发展来说,这场风云际会之后,都应该是一段荡气回肠的故事。

  不过遗憾地是,短短百日时间,这位颇具改革意识,且拥有多年传统产险一线市场、总部,和头部互联网企业双重经验自带光环的高管便结束了这场旅途,为所有人都留下了一个个大大的问号。

  百日变革与迷局

  也许除了任职资格没得到批复,尹铭的离开也有其他的考虑。

  “敢说,敢干,作风比较硬朗、泼辣,把过去很多东西否定了。”某位曾经的阳光财险班子成员如是评价尹铭的作风。

  据内部人士透露,尹铭在阳光财险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理顺渠道、裁员,使其更接近于互联网化。

  比如原来网销和电销是分开的,尹铭把网销与电销合并在一起了。阳光财险原来30多个部门,撤了将近三分之一。除了总公司裁员外,各机构也给予了裁撤指标,可能涉及千人左右。

  作为一家已成立16年,年度业务规模近400亿,机构遍布全国,市场排名靠前的险企,阳光早已成为具备较大影响力的金融保险企业,枝枝蔓蔓皆成势力,人事与关系也是可以预见的错综复杂。

  而外来空降高管一上来就冲着这一最敏感的领域大做文章,势必将搅动原有的、已积淀多年并盘根错节的网络。

  这势必让尹铭过早地面对集中而来的压力。

  有中小财险公司总裁对《今日保》表示,尹铭在蚂蚁集团5年来,思维与风格已经偏向互联网企业,而阳光财险说到底还是一个传统型公司,毕竟对标互联网需要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如果以互联网的思维对待传统的公司,恐怕矛盾激化。互联网化是要颠覆,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

  对于阳光来说,尹铭的确带来了新的视角,扩展了转型的新视野,但毕竟为时尚短,如何落地还需检验。

  某江苏籍财险公司高管坦言,“尹铭在阳光的时间我还是有预感,不好干。阳光财险是成型的公司,也比较复杂,但是没想到他走得这么快。空降高管改革是需要有基础的,既需要有上面的权力支持的基础,又需要有下面的支持,这两者缺一不可。如果这两者都没取得,这更难。”

  而一位曾经的阳光财险高管透露,其实阳光开始引入尹铭是寄予很大期望,希望他能有显著突破。尹铭自身也很有自信,准备大展拳脚。但他大刀阔斧的改革动作确实比较大,不可避免会触及一部分人利益。

  在尹铭任期中的2021年一季度,阳光财险保费增长率达到9%,超过了财险市场整体增长率5%,并且在传统财险、意外险和短期健康险中都取得了正增长,特别是短期健康险增长率更是狂飙至179%。而从数据观察,阳光财险也实现了总体保费和业务增长率逐月提升的势头。

  阳光财险的换帅逻辑

  回顾阳光财险的经营历程,可以发现自2009年罗海平上任以来,几乎一旦出现保费增速下降、低于行业增速时就会调整总裁人选。

  阳光财险2005年开业,共经历6位总裁,首任总裁由创始人、董事长张维功亲自担任,成立初期,阳光财险业务增长迅猛,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公司成立第三年即实现盈利。

  2009年,阳光财险从太平财险引入罗海平担任总裁,罗海平执掌前三年,阳光财险仍然保持了高速增长,实现成立之后连续六年超越行业增速,在2010年,阳光财险保费首次突破百亿,保费增长的同时伴随着净利润的增长,阳光财险净利润也在此期间成倍增长。

  在罗海平执掌后期,阳光财险增速明显放缓,2012年阳光财险保费增速由上一年25.21%降至10.08%,首次低于行业增速,2013年虽有所回升但仍未跑赢行业,与此同时,由于当年上半年的巨额亏损,阳光财险一举免去罗海平阳光财险总裁、财务负责人职务,免去李更、纪律阳光财险副总裁职务。

  随后,2005年加盟的阳光老人王永文担任总裁一职,2014、2015年间,阳光财险保费再度回归20%以上,领先行业,净利润再度成倍增长。然而同样在王永文执掌最后一年,保费增速,净利润水平双双腰斩。

  这一年,阳光集团旗下最重要的产、寿两子公司一把手纷纷更换,原阳光人寿总经理,已至退休年龄的费一飞接任阳光财险总经理,王永文回集团任职。曾在平安等任职的老将宁首波担任阳光人寿总裁。

  费一飞上任第一年,阳光财险保费增速再次回归两位数,然而第二年,保费、利润同时下滑的局面再次出现,同样是2005年加入阳光的秦卫星获批担任总裁,费一飞到龄退休。

  秦卫星掌舵的2018-2020年期间,阳光财险遭遇连续三年保费低于行业的尴尬,2020年甚至首度出现负增长。

  事实上,阳光财险成立之后,在同行业中的表现可圈可点,相较于同是二梯队的中华联合与大地财险而言,阳光财险成立时间晚,发展快。

  阳光成立初期,中华联合长年位居行业第四,而大地也已是行业第六。2007年,阳光成功跻身行业前十,这一年,中华联合、大地财险排名仅次于“老三家”,排名第四、五位。

  2008年,阳光财险虽然成功超越安邦,有望成为市场第八,然而却被国寿财险后来居上,此后,国寿财险凭借得天独厚的集团公司资源一路高涨,2013年起跃居财险行业第四,随后中华、大地、阳光位居第五、六、七位局面基本不曾改变。

  阳光则在罗海平执掌的第二年,保费突破百亿之后,开启了长达12年的市场老七之旅。也是在罗海平之后,阳光与大地之间的差距逐渐缩小。到王永文执掌时期,阳光财险迎来高光时刻,2015年与大地财险保费仅差不足8亿。

  然而2016年总裁再次更替之后,保费收入差距不断扩大,2020年,阳光财险与大地财险保费差距超100亿,与中华联合差距扩大至150亿。

  某资深业内人士认为,每到经营不好的时候换人,也许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毕竟保险公司无论是增长、转型还是突破,都绝不是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事。

  而这也是阳光财险在一场轰轰烈烈的马拉松式变革刚刚开始,便遇此变故后,需要首先考虑的事情。

  尹铭回归蚂蚁?首要问题解决相互宝去与留

  对于尹铭而言,回归蚂蚁亦将面对系列棘手问题。

  期间,最重要的就是相互宝的问题。尤其是在美团、轻松集团、水滴公司等头部互助近乎集体退场的情况下,用户数量亿级的相互宝何去何从?

  回看4月16日,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在银保监会2021年一季度新闻发布会上的明确指出:“是慈善就归于慈善,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务、保险业务,就偏离了互助的范畴。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有证驾驶’。”

  言外之意,网络互助需规范化发展。

  可以说,监管对于网络互助的态度已经明朗化。转瞬轻松、水滴关停互助已近2月,相互宝整改之进展似乎没有明晰动向,仅在昨日传出:蚂蚁集团正考虑与一家持牌保险公司合作,将旗下相互宝产品服务转变为一项更具合规性的保险计划。但该举措仍停留在筹划阶段,蚂蚁集团还未做出实质性的决定。

  3月26日,信美人寿发布增资公告,注册资本拟从10亿增至17.65亿。此次增资后,信美人寿第一大出资人将是新浪系公司微梦出资比例达到33.14%,而蚂蚁及天弘基金对信美的出资比例将从58.5%降至33.14%。

  在今年1月,蚂蚁集团曾关于尹铭职务变动一事表示:“一起奋斗过五年,我们都很喜欢他,也很感谢他,并且祝福他。”

  再度回归蚂蚁剧情的上演,不知是否还有新的反转?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这届00后真的很嚣张? · 国任财险董事丁艺斌任职资格获核准 公司法定代表人为 · 刘安林担任中国人寿资管董事任职资格获核准 公司现任 · 太平资管董事会秘书熊莹任职资格获批 公司法定代表人 · 中国人保资管董事曾北川任职资格获核准 已对外投资10 · 银保监会核准付强京新国际保险经纪执行董事任职资格 · 友和保险经纪执行董事徐舟任职资格获批 以保险经纪服 · 水滴公司郭南洋:通过商业健康保险、大病筹款和健康医 · 28推赵桂林:30为界,三十而后,一切无限可能 · 利安人寿正迎来大变局:原昆仑健康保险总裁傅杰王傅配
保险秘书
最新文章
 聚焦百姓
 人物特写
 曝光台
 保险股

Copyright © 1997-2018 China-Insurance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凡所涉及保险条款的内容仅供参考,并均以投保当时的保险合同为准。

企业资讯 | 汽车 | 科技 | 消费 | 教育 | 房产 | 游戏 | 商机 | 保险公司 | 股票 | 聚焦百姓 | 人物特写 | 曝光台 | 保险股 | 保险理财 | 行业资讯 | 海外动态 | 中介园地 | 保险数据 | 保险案例 | 车险资讯 | 社保资讯 | 产品速递 | 财经新闻 | 保险评述 | 基层信息 | 配资 | 商讯 | 证券 | 上市公司 | 股市 | 港股 | 银行 | 基金 | 理财 | 债券 |